我的母親(一O五)槍砲聲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大聲起來,難道是21兵團沒能在海口五指山有效地阻擋共軍強渡關山?難道是共軍連夜發動攻擊,所以才能那麼快的穿越海南島從海口市進逼到榆林?難道是駐守海南島的國軍部隊也叛降了嗎?但可以確定的是:最前線的國軍確實是在節節退守。所有待在碼頭上的人神情是越來越焦急,他們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般恍恍難安。 么妹安祥地趴伏在母親的背上睡著了,世間的一切煩憂與苦惱並不及於她。我則靜靜地依在母親的懷裡,我茫然地隨著大人的視線訂做禮服四顧著。哥哥依舊扶著槍坐在那只滿裝著金條的木箱上,他不再去想打開蓋子貪婪地看那金光閃爍的財富。母親則是木訥地坐在另一只木箱上。父親依然目無表情莊嚴地站在那兒一動不動,或許他在想:一連串的戰爭奪走了他的一切,除了現有的家庭成員外,他真的已是一無所有,在一個未知的未來他將何去何從?他只知道我們將登上那艘最後撤離大陸而將航向一個完全陌生的「台灣」的秋瑾艦。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?在他有限的認知裡,他無法具體地去感受,在他的意念中,他就是要信任國民賣屋政府給他及他的家人的安排,絕對義無反顧。 父親走向一位穿著海軍制服的士兵,父親開口問他: 「請問同志,我們到台灣要花多久時間呀?」 那士兵回答說: 「大概要一個禮拜吧!」 父親對他道了謝之後,就走到哥哥身邊吩咐他: 「建華,你把這錢拿去趕快買一些吃的東西回來。」 父親說完就交給哥哥一筆錢,哥哥接過那筆錢問道: 「爹啊!要買什麼吃的?買多少?」 父親說: 「只要是吃的都可以,能買多少就買多少。」 哥哥一溜煙地衝出碼頭去了。 忽然人群騷動了起來,大家都湧代償向碼頭邊。原來是碼頭上的物資都已裝上了秋瑾艦,同時開放碼頭上的人登艦。登艦順序由軍人優先,帶眷屬的軍人其次。一般百姓若非被證明身分沒問題,都被攔阻下來不得登艦。父親帶著母親揹著么妹及我都站了起來走向由艦上放下來的跳板。就在此刻,哥哥提了一包東西氣喘吁吁地奔了過來。父親與哥哥一登上艦,艦上的憲兵就要父親與哥哥把他們的配槍擊卡賓槍繳出去。 等軍人與軍眷都登艦之後,憲兵開始查驗一般百姓身分。忽然,艦上有人對碼頭上的憲兵叫著: 「你們上來吧!不要再酒店兼職查驗了,他們通通不可以登艦了。我們得到消息,共軍已佔領山頭,現在正在架砲,我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」 憲兵一聽,趕緊面向碼頭倒著退到跳板上。在憲兵都退到艦上後,跳板立刻被拉了上去。碼頭上尚未登艦的百姓開始大吼大叫地鼓譟起來: 「求求你們讓我們上去。」 「你們忍心把我們丟下來嗎?」 「你們留下我們,我們就是死路一條啊!」 「……」 他們哭著,他們叫著,他們搥胸,他們頓足。 有些年輕力壯的人奮力往掛在艦身外的繩網跳上去,他們開始往上攀爬。艦長下令不准他烤肉食材們登艦,因為他們的身分不明,誰知有沒有共諜混在他們之中。此時秋瑾艦已啟動離開了碼頭,憲兵用槍托敲擊爬在繩網的人欲把他們逼下去。繩網上的人則伸手欲抓住憲兵的槍,於是槍聲大作了,那是憲兵開的槍,他們的目標就是爬在繩網上的人。繩網上的人一個個落海了,血從落海之人的身上流了出來。秋瑾艦轉身,艦尾朝著碼頭,落海的人來不及閃避的就被螺旋槳打得支離破碎,海水被染紅了。 艦上的人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人間慘劇活生生的在他們面前上演,他們哭了,他們叫著: 「不要褐藻醣膠,請你們不要殺害他們,讓他們上來吧!」 一位軍官惡聲惡氣地說: 「不能讓他們上來,你們知道我們整個大陸是怎麼丟的嗎?就是那些該死的共產黨員混入到我們軍隊後,他們開始挑撥離間繼而起鬨造反。如果我們再對他們存婦人之心,讓那些人登上艦,說不定我們這艘軍艦就會落到他們的手裡,到那時我們後悔沒趕他們下海就來不及了。」 有人不服氣的說︰ 「可是這些人看起來並不全是共產黨呀!」 那位軍官回嗆著: 「那你告訴我他們哪些人是共產黨?哪些人不是?」 沒人作聲了。那軍個人信貸官見沒人答腔便繼續說: 「這可是攸關我們這條艦上官兵的身家安全,我們不得不慎重。我們寧可錯殺一百,也不願錯放一個。我希望你們能了解我們的苦衷,我們是為了要顧全大局啊!」 秋瑾艦出港了。 這時碼頭上隱約傳來槍聲,艦上的人看著碼頭上的人影四散逃竄,有的跳入海裡。從碼頭外圍湧入一群平舉著槍的八路軍,他們的鎗尖不停的冒出火光,逃竄的人倒了下來。八路軍跑到碼頭邊拿著槍往海裡射擊。雖然艦上的人聽不到哀號聲,但光是用看的就能想像到那是個慘絕人寰的煉獄。他們關鍵字行銷為死者流下了悲痛的眼淚,但也暗自慶幸他們躲過了這一劫難。 秋瑾艦到了外海朝向三亞航行,它在三亞與一艘名為『宇宙』的補給船會合,那艘補給船載了秋瑾艦所需要的燃料和淡水。輸送作業開始了,補給船先將燃料送往秋瑾艦,等燃料輸送完畢,繼而就是輸送淡水。 這時秋瑾艦接獲海南島游擊隊的密報說共軍已在山頭架起巨砲,他們要秋瑾艦趕快逃,不然就有危險。於是艦長下令停止輸送淡水,立刻起錨。秋瑾艦與補給船分頭朝大海駛去。這時,只見一道水柱又秋瑾艦的右舷急速升起,21世紀房屋仲介等水柱往下落的時候,眾人才聽到一記砲聲傳了過來。接著又見到一道道水柱此起彼落地出現在秋瑾艦的二側,砲聲也轟隆轟隆響著。 母親坐在甲板上雙手合十不停地低聲唸著: 「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保佑!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保佑!」 八道水柱落下後,軍艦已脫離岸上重砲射程。我們終於安全了,我們航向另一個人生旅程,目的地是──台灣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濾桶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保暖

ys97yspx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